固守农民本色 扎根乡村沃土听新型职业农民彭巧说说种田那些事儿


来源:遂宁新闻网   2019-07-17

7月15日,在安居区大安乡三门村的秧田上空,4架无人机正在对村里的稻田做植保。无人机飞过的地方,能够预防三化螟、稻飞虱等虫害和稻曲病、稻瘟病的药物被均匀地撒向稻田。

从过去的人工防治,到现在的机械化操作,农机的运用将传统农业推向了现代农业的发展之路。而这些现代化植保机正是来自于安居区拦江镇的一位新型职业农民开办的农机专业合作社。他就是彭巧。

当农民也有范儿

2011年,毕业于四川职业技术学院汽车制造与维修专业的彭巧去到吉峰农机连锁集团从事售后服务工作。在全国各地进行农机售后服务中,彭巧深刻认识到现代农业机械在农业生产中的重要性。

“触动最深的是在东北。一个四口之家承包了四、五百亩土地,却能轻轻松松依靠农机把活干了,把钱挣了。这让我觉得原来当农民也能很轻松。”正是有了这些触动,2016年,彭巧辞去稳定的工作,回乡当起了农民。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回乡后的彭巧决定依靠农机改变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当更有“范儿”的农民。

依靠攒下的20万,彭巧在购买了一台联合收割机和一台久保田高速插秧机后开始四处推广。2016年4月,彭巧接到了来自安居区三家镇场口村穗丰米业第一笔订单——插秧。

在选择彭巧之前,穗丰米业的插秧多依靠人工,其中部分采用机械。“人工插秧的成本每亩高达150元,而机械的价格也要70元。”为了打开局面,彭巧给出了50元一亩的价格。

那一年,穗丰米业的稻谷迎来了高产,彭巧也受到了顾客肯定。也正是这样,他拿出最后的积蓄为自己的农机家族再添了一辆拖拉机,并成立了遂宁市安居巧农农机专业合作社。

丰收还得靠科技

选择做一名新型职业农民,彭巧说其实并不偶然。近年来,各项惠农政策落地、地区对农业人才扶持鼓励,为有农业技能、立志于服务乡村的人才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客观上吸引着他返乡。

2016年底,在购买拖拉机时,彭巧第一次享受到了来自国家的3万元补贴。这更让他坚定了做农业的信心。

2017年,随着农机设备不断增多,彭巧开始思考转型。“我有农机,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服务呢?”这一年,彭巧在高新区会龙镇青狮村流转504亩土地进行种植。

从打田到插秧,全程的机械化操作对于彭巧来说毫无压力。然而,他很快发现,仅仅依靠机械并不能种好水稻。

“稻谷在抽穗后遇到了大雨,要做好稻飞虱的防治。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等到我发现时已经有20多亩秧苗死亡。”这个教训让彭巧明白了老人说的“农作物三分种、七分管”的道理。

从那以后,彭巧不仅从书本上、网络、APP上学习种植知识,还在安居区农业局的带领下参加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去到各地学习种植技术。正是有了这样的学习,彭巧实现了从传统农民到新型职业农民的转换。

2018年,彭巧获得四川省技能大赛首届农机维修职业技能竞赛一等奖,并获得“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

把种田当事业

新型职业农民的不断涌现,让粗放式的农业生产经营转向了更精细化、专业化。

“过去拉着收割机去田间给农民推广,有人会说‘即使免费,我也不用你做’,到现在机械化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农民的意识在不断转变,这让我觉得把农机带回家乡是对的。”

在田间,彭巧给记者讲起了当农民的经历。“新型职业农民种地靠的就是科技。就拿我们现在做的植保来说,过去农民自己植保主要依据自己的空闲而定,而在经过专家确定的植保时间内做植保却能够大大提高秧苗的综合防治效果。此外,新型农民的工作分工很细,我擅长机械,而有的擅长管理。”

今年,安居区在三家、大安两个片区启动建设“遂宁市安居区三家大米现代农业产业园”,并以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方式推动三家大米品质和品牌的提升。今年,彭巧加入了安居区三家大米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合作才能共赢,有龙头企业牵头拉长产业链、做市场,有家庭农产搞生产,也专业的农事服务超市做服务,联合体有着对每个生产环节的精准把控,这也让我坚定地想把农业当做毕生事业来做。”彭巧说。

从土里刨食到田间创业,彭巧种地的意义已跟父辈有了巨大区别,这也反映出国家“三农”事业发展的巨大变革。正是这样的变革孕育了创新创业的大好机遇,也为像彭巧一样的新型职业农民提供了巨大的创业舞台。